71年前美軍的圣誕節美夢(mèng)被紅軍無(wú)情地擊碎

時(shí)間:2021-12-27 作者:lcbkmm 宣傳標語(yǔ)

文化戰爭,是一把殺人不見(jiàn)血的利刃,他們在潛移默化中,逐漸腐蝕著(zhù)一個(gè)人的思想意識和自我認知。以下是范文社網(wǎng)小編為大家整理的71年前美軍的圣誕節美夢(mèng)被紅軍無(wú)情地擊碎相關(guān)參考資料,希望能幫助到大家,歡迎你的閱讀。

71年前美軍的圣誕節美夢(mèng)被紅軍無(wú)情地擊碎

1950年12月24日,興南港,當最后一批美軍部隊登上撤離的運輸船,人類(lèi)戰爭史上最為艱苦卓絕的戰役——長(cháng)津湖戰役正式落下了帷幕。

美軍的鋼鐵巨獸怒吼著(zhù),將“無(wú)能狂怒”傾瀉在這片無(wú)辜的朝鮮土地上,大地變成一片火海,整個(gè)港口都在燃燒。在整個(gè)撤退過(guò)程中,美軍僅艦炮就發(fā)射了3.4萬(wàn)發(fā)炮彈和1.28萬(wàn)發(fā)火箭彈,其火力猛烈程度超過(guò)了仁川登陸;最后的士兵瘋狂地破壞興南港所有的設施和美軍囤積的大量物資,留給這片他們不愿回首的大地一朵經(jīng)久不散的蘑菇云。

運輸艦上,那些死里逃生、失魂落魄的士兵依然沉浸在冰天血地的夢(mèng)魘之中。對于他們而言,這個(gè)一生中最寒冷的冬天,失去的遠遠不是一場(chǎng)戰斗的勝利。

“圣誕快樂(lè )!”不知是誰(shuí)提醒,1950年的圣誕節就在這樣的氛圍中悄然而至。他們應該不會(huì )忘記,就在一個(gè)月前,狂妄的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總司令麥克阿瑟曾向他們許諾“圣誕節之前就能結束戰斗,讓小伙子們回家”。是的,他們如期回家了,但卻沒(méi)想到是以這種頗具諷刺意味的敗退方式?;蛟S此刻他們還想不到,經(jīng)此一別,北緯38度線(xiàn),終究成為他們這一輩子再難踏足的夢(mèng)。

圣誕節這一天,戰俘營(yíng)中的俘虜化裝成圣誕老人

美國戰地記者大衛·哈伯斯塔姆在《最寒冷的冬天》一書(shū)中寫(xiě)道:“對于曾在那里戰斗過(guò)的美國人和其他人來(lái)說(shuō),很多人一直把這段往事深深地埋藏于心,他們從來(lái)不向家人和老友提及這段殘酷的經(jīng)歷,只把自己當作幸存者。剛從朝鮮回國時(shí),他們都不愿意聽(tīng)到與這場(chǎng)戰爭有關(guān)的任何事情?!泵绹瞬荒芾斫?,為什么數十萬(wàn)缺衣少糧的中國人能夠在這樣嚴寒的冬季生存下來(lái),他們不理解為什么小高嶺陣地上的最后一個(gè)中國人會(huì )放棄生存的機會(huì ),而選擇抱著(zhù)炸藥包和對手同歸于盡。美國人搞不懂什么叫視死如歸,搞不懂什么叫保家衛國。就像直至今日,我們也不能理解西方人為什么能夠把這場(chǎng)徹徹底底的失敗“喪事喜辦”,包裝成“敦刻爾克”式的偉大勝利。畢竟美軍到朝鮮來(lái),并不是為了表演一場(chǎng)“體面”的撤退,更何況這樣的敗退并不體面。

英雄為誰(shuí)而戰?

那個(gè)抱起炸藥包與敵人同歸于盡的志愿軍戰士叫楊根思,他是新中國第一位特等功臣、特級戰斗英雄,也是電影《英雄兒女》中王成的原型之一。在入朝作戰之前,他已經(jīng)是一位屢立戰功、全軍聞名的戰斗英雄。1950年9月,楊根思參加全軍首屆英模大會(huì ),被評為“一級戰斗英雄”,見(jiàn)到了毛主席,還登上了天安門(mén)國慶典禮的觀(guān)禮臺。入朝作戰時(shí),他擔任20軍58師172團3連連長(cháng)。

敵人腐爛變泥土,勇士輝煌化金星。第二次戰役中,為切斷美軍的南逃之路,楊根思率3連3排死守下碣隅里小高嶺陣地,連續打退了美軍8次沖鋒,在敵人第9次進(jìn)攻時(shí),只身一人的楊根思抱起10公斤炸藥包沖進(jìn)了敵群,與眾多敵人同歸于盡,踐行了戰前“人在陣地在”的慷慨諾言。

關(guān)于長(cháng)津湖,在美國流傳著(zhù)一個(gè)“原木在移動(dòng)”的故事:1950年底,長(cháng)津湖畔,當美國士兵約翰鉆進(jìn)鴨絨睡袋準備就寢時(shí),突然槍聲大作?;琶ε莱龅募s翰驚呆了,他看到志愿軍戰士披著(zhù)白布從樹(shù)林里沖出來(lái),美軍的坦克、火炮和機槍一齊射向他們,他們像原木一樣一排排倒下去,后面的戰士又像原木一樣一排排涌上來(lái)……“我被那些不畏死亡的靈魂震撼了,太可怕了?!?

在楊根思犧牲的東山陣地,172團2連突擊排堅持戰斗至最后7名戰士,在失去指揮和缺乏彈藥的情況下,堅守陣地六個(gè)小時(shí),殺傷敵人一個(gè)連的兵力,并最終與兄弟部隊勝利會(huì )合。

在死鷹嶺主峰1519高地,突圍之敵以坦克火炮輪番進(jìn)攻,陣地每平方米散布炮彈兩發(fā),59師177團6連打垮了敵人8次沖鋒,堅守6天6夜。戰后,這支部隊沒(méi)有歸建,師長(cháng)戴克林過(guò)問(wèn)才知道,堅守陣地的勇士們被深雪覆蓋,嚴重凍傷,無(wú)法轉移。這位參加過(guò)長(cháng)征、浴血過(guò)河西走廊的老紅軍動(dòng)容了,他下令派出司令部直屬部隊將這60余名戰士一個(gè)不落全都背下來(lái)了。那一刻經(jīng)歷了敵人6天6夜的狂轟濫炸沒(méi)有動(dòng)搖的鋼鐵漢子們哭了!

1081高地位于水門(mén)橋以南約1英里處,居高臨下扼守3至4公里長(cháng)的狹窄盤(pán)山公路,是美軍逃離的必經(jīng)之路。

在慘烈的黃草嶺阻擊戰中,堅守主峰1081高地的60師180團1營(yíng)2連在零下40多度的低溫中,苦戰竟日,彈藥告盡,全部壯烈犧牲在陣地上。180團政治處組織股干事沈肇壽帶著(zhù)“人在陣地在”命令和最后的補給——十幾斤土豆登上1081高地,見(jiàn)到了勇士們最后一面:“太冷,槍也打不響,只有靠手榴彈?!薄肮な露际茄┒训?,戰士們伏在工事里,一個(gè)個(gè)臉都凍紫了,有的用棉花捂著(zhù)耳朵,有的用棉被裹著(zhù)腿,幾乎沒(méi)有什么人講話(huà),只是轉眼珠看著(zhù)你。工事前邊,擺著(zhù)手榴彈,都揭了蓋……帶上去的土豆都凍了,想吃,卻咬不動(dòng)?!?

然而就是這樣一支仿佛要化作冰雕的隊伍卻在最后時(shí)刻爆發(fā)出了生命最壯烈的吶喊。韓國戰史《長(cháng)津湖戰斗》中記錄了這樣的場(chǎng)景:“直到最后一刻,守軍在投擲完手榴彈之后,(雙方)展開(kāi)白刃戰,苦戰至15時(shí),(美軍)終于攻占1081高地?!泵儡娪涗泟t稱(chēng)“此處的中國兵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投降,全部堅守陣地而戰死?!敝驹杠?0軍《1950年60師戰役總結》中描述了打掃戰場(chǎng)時(shí)的情景:“遺體全被敵自動(dòng)火器槍殺,卡品湯姆彈全是空的,僅有幾個(gè)梭子內有4-5發(fā)子彈,陣地上已沒(méi)有我之手榴彈”。這些戰士直到犧牲時(shí),依然保持著(zhù)戰斗姿態(tài),如傲然于風(fēng)雪的冰凌花,盛放在異國他鄉的冰天雪地中,活進(jìn)了一個(gè)民族不朽的記憶里。

出現在多部影視作品中的美軍向“冰雕連”敬禮的橋段屬于藝術(shù)加工,事實(shí)上并不存在

戰后有外國軍事研究者試圖分析,這些一個(gè)月內空著(zhù)肚子,彈匣內只有幾顆子彈的戰士們,為何只要沒(méi)有倒下,便一刻不停止戰斗?他們認為:這就是毛澤東所提倡的“無(wú)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(chǎng)合,只要還有一個(gè)人,這個(gè)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”的精神。但研究者忽略了一個(gè)核心問(wèn)題:他們?yōu)檎l(shuí)而戰?

楊根思生于1922年,爺爺、父親、母親在地主的壓迫下先后含恨去世,十來(lái)歲楊根思跟著(zhù)哥哥一路要飯從江蘇到上海,去工廠(chǎng)當童工,不久哥哥也在資本家殘酷的剝削下凄然離世。楊根思后來(lái)回憶說(shuō):我記不清多少次漆黑的夜里,自己在黃浦江邊嚎啕大哭,哭爺爺,哭父親母親,哭哥哥,哭這個(gè)萬(wàn)惡的舊社會(huì )!直到后來(lái)有一天,他遇到了共產(chǎn)黨……在人民軍隊中成長(cháng),在人民戰爭中歷練,他明白了“為誰(shuí)而戰”。

他在唯一存世的一行文字中這樣寫(xiě)到:“在黨和毛主席領(lǐng)導下共同進(jìn)步,為人民服務(wù)到底?!北Pl祖國!保衛人民!保衛和平!這也是朝鮮戰場(chǎng)上每一位和楊根思有著(zhù)共同經(jīng)歷的志愿軍戰士?jì)刃牡膮群啊?

毋庸置疑的勝利

對于志愿軍而言,長(cháng)津湖戰役的艱苦毋庸置疑,嚴寒是和美軍一樣要命的敵人:“由于我軍入朝倉促,一切冬季物資未能補充齊全,如我軍棉鞋、棉帽、棉背心、大衣,除一個(gè)師大部領(lǐng)有棉帽外,其余均未能穿上,彈藥和手榴彈,全軍平均每人只有二個(gè),兵站未能及時(shí)設立,所以糧食未能運上?!边@樣的裝備條件,面對的卻是零下四十多度的嚴寒,在整個(gè)長(cháng)津湖戰役期間,九兵團因凍傷減員近3萬(wàn)人。

直到今天,網(wǎng)絡(luò )上依然有人在長(cháng)津湖戰役孰勝孰敗上糾纏不休。的確,因為主觀(guān)思想和客觀(guān)條件上的準備不足,此次戰役志愿軍沒(méi)有實(shí)現全殲美陸一師和第七師的戰役目的,而對手同樣沒(méi)有實(shí)現圣誕節前結束戰斗的狂妄計劃,被迫撤回到三八線(xiàn)附近。雙方都沒(méi)有實(shí)現自己最初的戰斗意圖。九兵團司令員宋時(shí)輪在《第九兵團東線(xiàn)作戰之檢討》開(kāi)頭一句就是:“這次作戰打得很不好……”而相比于志愿軍方面的冷靜與客觀(guān),美方劫后余生的大表彰讓人匪夷所思:美國軍方為長(cháng)津湖作戰共頒發(fā)了17枚國會(huì )榮譽(yù)勛章、70枚海軍十字勛章,這是美軍戰史上為一次作戰頒發(fā)勛章最多的記錄。西方的宣傳機器“叭叭叭”開(kāi)動(dòng)了數十年,把這場(chǎng)戰役完美地包裝成了“美國軍事史上最偉大的海上撤退行動(dòng)”。在不同的文化思維下,我們不能理解美國人對于生存的執念,就像美國人不能理解中國人舍生取義去追求勝利的精神內源一樣。

那么勝利者究竟是誰(shuí)?長(cháng)津湖戰役是一場(chǎng)氣與鋼的較量,我軍在雙方實(shí)力完全不對等的極端困難局面下,志愿軍中國人民志愿軍將技術(shù)戰斗水平和鋼鐵般的戰斗意志發(fā)揮到了極致。參加過(guò)長(cháng)津湖戰役的美軍陸戰一師老兵艾德·里弗斯,在多年后回憶長(cháng)津湖戰役時(shí)仍心有余悸:“他們都沒(méi)有鞋和襪子,許多人只穿單鞋,其他人的腳則裹著(zhù)破布,他們的腳都凍僵了,又腫又黑,很難相信那些人還能走路,更不用說(shuō)還能向面前的陣地發(fā)起進(jìn)攻,從那一刻開(kāi)始,我覺(jué)得這場(chǎng)仗是打不贏(yíng)了?!?

第二次戰役之后,朝鮮半島北緯三十八度以北的絕大部分地區得到收復,朝鮮戰局徹底扭轉,這一戰為抗美援朝戰爭的最后勝利奠定了基礎。正如朝鮮戰爭親歷者美國作家貝文·亞歷山大《朝鮮戰爭:我們第一次戰敗》中描寫(xiě)長(cháng)津湖戰役的最后一句話(huà):“征服北朝鮮的巨大努力以失敗而告終?!?

在這場(chǎng)氣與鋼的較量中,我們贏(yíng)得的不僅僅是戰爭?!吨ゼ痈缛請蟆酚浾弑绕嬖趹饒?chǎng)上偶遇抗戰期間在華擔任武官的美國軍官弗里曼,談及對中國人的感受,弗里曼回答說(shuō):“他們不再是同一批中國人了?!闭缑珴蓶|說(shuō)過(guò)的那樣:“帝國主義侵略者應當懂得,現在中國人民已經(jīng)組織起來(lái)了,是惹不得的。如果惹翻了,是不好辦的?!?

代價(jià)是巨大的,勝利是偉大的。

勝利,毋庸置疑!

精神的傳承

“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務(wù),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,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?!笔菞罡荚趹饒?chǎng)上立下的誓言,這位偉大的革命戰士,不僅將誓言踐行到生命最后一刻,也讓“三個(gè)不相信”的精神傳遍了朝鮮戰場(chǎng),在臨清江反擊戰中涌現出了38個(gè)楊根思式的英雄。到了上甘嶺戰役,包括黃繼光在內,有名有姓的楊根思式的英雄有68個(gè)。黃繼光同志犧牲后,從他的飯包里發(fā)現三本連環(huán)畫(huà),第一本就是《楊根思》。

1951年12月,志愿軍總部把楊根思生前所在連隊命名為“楊根思連”,這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支以英雄命名的連隊。70年過(guò)去了,在汶川抗震救災現場(chǎng),在朱日和,在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國慶閱兵方隊中,在艱苦的非洲維和現場(chǎng),“楊根思連”的大旗依然高高飄揚,“三個(gè)不相信”的連魂依然響徹長(cháng)空。

83集團軍合成某旅某連前身是堅守黃草嶺的180團2連,也就是網(wǎng)友們廣為傳頌的“冰雕連”,如今這支部隊已經(jīng)轉型為新時(shí)代的數字化尖兵,時(shí)代在進(jìn)步,裝備在升級,戰士也換了一茬又一茬,但“堅決服從命令,誓死完成任務(wù)”的“冰雕連精神”始終不變。

中國人講傳承,長(cháng)津湖戰役后,楊根思連僅幸存4人,黃草嶺阻擊戰中,除了后方留下傷員,戰場(chǎng)上的180團2連指戰員踐行了與陣地共存亡的誓言。就算百花凋零,但只要有一顆種子,英雄的紅色基因就會(huì )像冰凌花一樣,在冰天雪地中發(fā)芽、盛開(kāi),英雄的血脈就能像“楊根思連”的連魂一樣代代相傳。

也許正如電影《長(cháng)津湖》中所說(shuō):“我們把該打的仗都打了,下一代就不用打了?!?1年過(guò)去了,當和平的曙光依舊照耀著(zhù)這片古老的土地,我們很想念他們,長(cháng)津湖畔、清川江邊、上甘嶺上那些怒放的“冰凌花”,我們最可愛(ài)的人!

又是一年12月25日,對于無(wú)數不過(guò)圣誕節的中國人而言這是再普通不過(guò)的一天。我們在冬日暖陽(yáng)中互道一聲早安,開(kāi)始一天的生活、工作,但這個(gè)世界其實(shí)仍然戰火紛爭不斷。

有國家拿著(zhù)一管“洗衣粉”當證據就敢入侵一個(gè)主權國家;有國家在全球幾十個(gè)國家和地區設立了200多個(gè)生物實(shí)驗室,卻沒(méi)人知道里面在搞什么試驗;有國家面對疫情不好好應對只會(huì )嫁禍他人,不管不顧自己百姓的安危;有國家犯下種族滅絕罪行,卻憑借輿論霸權開(kāi)足馬力對別人指指點(diǎn)點(diǎn)。

我們沒(méi)有生活在一個(gè)和平的年代,我們只是生活在一個(gè)和平的國家,可以安享沒(méi)有動(dòng)蕩的生活。

前事不忘,是對先烈最好的告慰。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永垂不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