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苗猶疑的背后原因歸根結底是信任危機

時(shí)間:2021-12-09 作者:Indulgence 思想匯報

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應該也是經(jīng)常聽(tīng)見(jiàn)疫苗兩個(gè)字,疫苗的種類(lèi)也是分很多種的,疫苗一般分為兩種,是預防性疫苗和治療性疫苗。以下是范文社網(wǎng)小編為大家整理的疫苗猶疑的背后原因歸根結底是信任危機相關(guān)參考資料,希望能幫助到大家,歡迎你的閱讀。

疫苗猶疑的背后原因歸根結底是信任危機

自從在南非發(fā)現奧密克戎變異毒株以來(lái),倡議團體、世衛組織和全球衛生專(zhuān)家都說(shuō),新變異毒株是疫苗不平等的可預見(jiàn)后果。他們說(shuō),富裕國家囤積疫苗,使大部分發(fā)展中國家疫苗接種不足。而實(shí)際上,疫苗接種率低的國家所遭受的不僅僅是不公平。

不是不夠是不想

南非收到疫苗的時(shí)間確實(shí)太晚了,部分原因是富裕國家沒(méi)有捐贈足夠的劑次,制藥公司也拒絕分享技術(shù)。有一段時(shí)間,南非甚至不得不出口在國內生產(chǎn)的強生疫苗,以遵守與該公司簽訂的合同。然而,南非目前的疫苗供應量足夠使用150天左右。它現在面臨的問(wèn)題與許多國家一樣,那就是很多人不愿打疫苗。南非衛生部副總干事尼古拉斯·克里斯普表示,“我們有足夠的疫苗和產(chǎn)能,但猶豫不決是一個(gè)挑戰”。

南非就是一個(gè)例子,說(shuō)明反疫苗情緒如何在最糟糕的時(shí)候成為一種全球現象。根據11月一項針對15個(gè)國家的調查,近25%的俄羅斯人、18%的美國人以及約10%的德國人、加拿大人和法國人“不愿”接種疫苗。南非今年春天的一項研究發(fā)現,22%的南非人不愿打新冠疫苗,而埃塞俄比亞只有4%。

疫苗猶疑是一個(gè)緊迫問(wèn)題,也是一個(gè)全球性問(wèn)題。只要有人不接種疫苗,就會(huì )出現新的變異。一些調查表明,富裕國家對疫苗的猶疑程度實(shí)際上高于貧窮國家,因此病毒同樣可能在未接種疫苗的美國人體內進(jìn)化成某種可怕的新形式。

和民粹主義有相似驅動(dòng)

如果政策制定者想限制奧密克戎和未來(lái)變異毒株的侵害,那就必須更好地了解人們?yōu)槭裁淳芙^疫苗。像疫苗猶疑這樣復雜的事情必然有多種原因,但研究表明,最根本的原因是缺乏信任。要想讓人們克服猶疑心理,就必須恢復他們對科學(xué)、對領(lǐng)導人的信任,而且很可能還有對彼此的信任。疫苗猶疑的危機和體制信任危機是同一回事。

在世界各地,人們感到被欺騙,被忽視,沒(méi)人理睬。他們不再信任本國領(lǐng)導人,猛烈抨擊政府和衛生官員,有時(shí)候通過(guò)拒絕接種新冠疫苗的形式表現出來(lái)。民粹主義是這種不信任的政治表現,與疫苗猶疑高度相關(guān)。在2019年的一項研究中,倫敦大學(xué)瑪麗王后學(xué)院的社會(huì )學(xué)家喬納森·肯尼迪發(fā)現,在一個(gè)國家內,投票給民粹主義政黨的人與認為疫苗不重要或無(wú)效的人存在明顯關(guān)聯(lián)??夏岬蠈?xiě)道:“疫苗猶疑和政治民粹主義是由類(lèi)似的動(dòng)力驅動(dòng),即對精英和專(zhuān)家的極度不信任?!痹谡紊?,民粹主義表現為支持主流以外的政黨和人物,如特朗普或英國獨立黨?!霸诠残l生領(lǐng)域,人們對醫生和制藥公司的不信任和憤怒日益增加。醫學(xué)上的民粹主義是無(wú)腦懷疑主義?!笨夏岬媳硎?。

許多因素導致對政府和科學(xué)信任的減弱,但肯尼迪特別強調了一個(gè)因素。由于戰后的樂(lè )觀(guān)和進(jìn)步敘事未能幫助一些人獲得成功,他們變得多疑和憤怒??夏岬险f(shuō):“有大量人口在經(jīng)濟上沒(méi)有從全球化中受益。許多人感到越來(lái)越被政治剝奪了權利,他們覺(jué)得主流政客很冷漠?!边@樣看來(lái),民粹主義和反疫苗情緒“似乎是對這種文明進(jìn)步敘事的反對……有點(diǎn)像一種無(wú)助的吶喊”。

不能擁有,干脆就不要

恢復對體制的信任并不容易。各國政府可以立即采取的最簡(jiǎn)單措施是讓人們更容易獲得疫苗和了解疫苗。大多數情況下,發(fā)展中國家缺錢(qián)搞疫苗推廣活動(dòng)。加拿大達爾豪斯大學(xué)的疫苗專(zhuān)家諾尼·麥克唐納說(shuō):“如何讓人更容易獲得高質(zhì)量的疫苗信息,如何讓人更容易獲得疫苗,這對疫苗的接受程度有很大影響?!?

當一些低收入國家在等待疫苗,而其他國家卻在疫苗中“游泳”,這可能會(huì )增加人們對疫苗的懷疑。耶魯大學(xué)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薩阿德·奧莫爾說(shuō):“如果你不能擁有應該擁有的東西,有時(shí)你會(huì )干脆說(shuō)不需要它?!?

但大多數情況下,恢復對醫學(xué)和疫苗的信任,歸根結底是為公共衛生提供適當的資金。有時(shí),如果公共衛生系統強大,甚至可以克服政治民粹主義。比如,在巴西,盡管有一個(gè)民粹主義領(lǐng)導人,但人們對該國公共衛生系統的信任度很高,免疫接種記錄很好。巴西人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給公共衛生系統,所以也相信該系統給他們打的疫苗。